我的位置 态势感知  >  漏洞态势

网络攻击是美国在轨及地区安全的“最大挑战”

来源:网电空间战 时间:2021-10-29 阅读次数:

亚伦·梅塔

2021 年 10 月 27 日凌晨 4:45

管理太空中的数字操作是专家们的主要关注点。(Joshua J. Seybert / 空军)
华盛顿消息:根据有史以来第一次突破防御太空调查的结果,网络攻击是未来五年美国国家安全企业最关心的问题,而不是任何其他威胁。
这次在线调查从 8 月中旬持续到 9 月中旬,就各种主题对近 500 名太空专业人士进行了民意调查,包括对美国太空野心的最大威胁、太空部队日益增长的作用以及最需要什么太空能力未来的投资。
大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自称在军队或政府工作,而三分之二自称是国防/航天工业或政府承包商。35% 的人认为自己是“执行官、高级管理人员、董事或同等职位”,另有 27% 的人认为自己是“经理、项目经理、技术经理或同等职位”。
虽然天基动能战的想法吸引了公众的想象力,但接受本次调查的专业人士强调,网络攻击是美国在轨及其他地区安全的“最大挑战”。
总体而言,35% 的受访者将网络列为最受关注的问题,轻松超过了紧随其后的国内政治的 22%。仅查看国防部成员时,这种担忧就跃升至 47%——那些积极参与日常行动并且可能对其他国家正在参与的网络活动类型有更好了解的人。
鉴于这些担忧,75% 的总体受访者将网络安全列为太空系统“极其重要”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且没有一个受访者表示它根本不重要。
安全世界基金会项目规划负责人布赖恩威登表示,卫星“越来越成为由地面计算机网络控制并与最终用户持有的计算机系统进行通信的复杂计算机系统。” 因此,“该系统中的任何一点都可以受到攻击,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比开发反卫星武器更便宜、更容易。”
贾斯汀约翰逊说,这肯定是美国国防部意识到的威胁,他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过五角大楼的多个太空职位,最后职位是担任太空政策代理助理国防部长。
约翰逊表示:“在日常竞争和冲突中,网络安全必须是重中之重,尤其是对于国防部,尤其是太空系统。”他强调,他只是作为前官员而不是在他目前的行业角色中发言。“在许多方面,通过网络削弱、破坏或禁用太空能力对潜在对手更具吸引力。它可能是可否认的或可逆的,而且不会像反卫星导弹造成空间碎片云那样破坏空间生态系统。”

 保密或不保密 

与此相关的是,太空界似乎对提高太空威胁和能力的透明度存在分歧。
不到 50% 的受访者表示应该更频繁地披露或取消对太空系统的威胁信息,33% 的受访者表示不应该,其余的受访者“不确定”他们的立场。如果按国防部官员或行业细分,这些数字大致相同。
然而,近 58% 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进攻性天基能力不应解密,只有 23% 的受访者呼吁这些系统具有极大的透明度。有趣的是,美国国防官员要求解密进攻性太空系统的可能性要高 10%。
调查结果发布之际,美国国防部正在努力解决过度保密的问题,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约翰·海滕将军领导了这项调查。正如Breaking Defense 首次报道的那样,约翰·海滕正在推动解密一个秘密太空武器计划的存在,并提供其能力的真实世界演示。
约翰逊说:“毫无疑问,太空长期以来一直被过度保密。艰巨的任务是在未来找到正确的平衡点。美国人民以及我们的朋友和盟友需要了解我们在太空面临的威胁。”
“多个美国政府已将阻止对美国太空资产的攻击和建立负责任的太空行为规范列为优先事项,”布赖恩威登指出。“考虑到这些优先事项,我认为美国需要对其进攻能力更加开放,尽管它应该像我们在其他领域一样对许多细节进行保密。我们谈论了潜艇和隐形轰炸机的存在,但没有谈论它们的速度有多快或它们的隐身程度。”
民意调查的另一个领域涉及对美国国防部如何处理与太空相关的数据的担忧。美国国防部官员经常表示,该部门正被“数据海啸”淹没,五角大楼拥有大量资产来收集信息,但不知道如何真正处理它。
这种担忧反映在 47% 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国家安全企业当前的数据处理状况良好,仅略高于 44% 的“差”。不到 10% 的受访者表示“很好”。工业界的能力似乎不如国防部。37% 的国防部受访者表示目前的状况很差,46% 的承包商受访者给出了低等级。
就布赖恩威登而言,他认为受访者可能过于积极,将自己坚定地归入“非常差”类别,部分原因是过去二十年中多次失败的收购努力导致数据基础设施状况不佳。
 
 

原文来源:网电空间战

“投稿联系方式:孙中 010-82992251   sunzhonghao@cert.org.cn”

8条评论